韦德国际娱乐,伟德国际娱乐平台,韦德国际娱乐官网

点击这个书签后,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, '阅读进度'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

第24章 合租?

小说:狂野的青春 作者:伪四眼 字数:4123 更新时间:2017-06-19 18:37:33
9

我很郁闷,我怎么就让你挺放心了?

  

  苏瑶笑着,上前一步,下着腰坐在了沙发边沿,说:“你忘了?我们相亲那几天时间你老占人便宜,但我没想到你那么懂心疼女孩,你昨晚都没……”

  

  我心疼…女孩?看来她把我当君子。算了,看苏瑶这样,脸上都笑出夏威夷海浪了,她肯定沉浸在属于她的那些回忆里,况且在她的回忆里我是个好人,这不是挺好的事吗。

  

  “本来昨晚我还真的有点儿担心来着。”

苏瑶从沙发上站起,大大地伸了一个懒腰,“我现在是一点儿都不担心了。”

  

  深陷爱情时,女人的智商等于零,所以经常被男人骗。深陷欲望时,男人的智商是负数,所以经常被女人耍。

  

  刷牙洗脸,整理着装,苏瑶早就整理完毕了,女孩对这方面可能有天赋,她先我一步避免一切状况发生,在我睁眼之前就已经把自己收拾利索。

  

  和昨晚看到的苏瑶比,今天有一点不同,她没化妆。不化妆的苏瑶更好看,干净又清纯。

  

  我其实挺讨厌女孩化妆,尤其是化浓妆。我始终认为,化妆是女人在三十五岁之后才值得亲手腐蚀自己的手段。

  

  年轻是资本,自己的皮肤和所有零配件,都处在风华正茂的阶段,是它们在你脸上这一生中最闪光的时候,非要用乱七八糟的东西遮盖它们,何苦呢。

  

  修眉毛,挺好,抹点护肤品,正常,就算夹个眼睫毛,也是为了美观。但总能看见大批大批的年轻女孩,在脸上涂油画彩,弄得跟京剧脸谱似的,要么就拍面粉加作料,把脸弄得跟石灰似的,这太恐怖了。

  

  等到这些女孩三十几岁,在街上遇到某熟人,某熟人称赞说:“哇,你一点儿都没老,和十年前一样。”这些已成为妇女的女孩就高兴,觉得自己天生丽质、容颜未改、长生不老了,其实她们十年前就是这样了,当然不显老。

  

  所以,当苏瑶一脸素相,清爽纯净地站在我面前时,我又有点儿心潮澎湃起来。看到我一脸yin色,马上挑了眉头。

  

  我说要不要一起去吃个早餐。

  

  

“好,走吧!”苏瑶拉住我往门口拖,“今天很多事情要做,吃了早饭,你先陪我去配钥匙。”

  

  “配什么钥匙?”

  

  “你家的钥匙啊,给我配一把,不然我多不方便啊!”苏瑶一脸的理所应当。

  

  “你?要我家钥匙?”我脑袋转不过来了。

  

  “是啊,不是说今天开始我住你家吗?”

  

  “我什么时候说让你住我家了?”我晕了。

  

  “是我说要我住你家的啊。”苏瑶完全彻底地大言不惭起来。

  

  “我……”真是乱了,难道我真的还没醒酒? 她皱鼻子一笑,伸手拉我:“别跟我客气了,就这么定了!走走,吃早餐去!”

  

  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,本来以为是羊入虎口,没想到现在成了我上了她的贼船。带着末末在家附近吃了早饭,热腾腾的油条馄饨,把她的额头吃出了一层细汗,整个人的气色一下子好了起来,脸色也红润了许多。

  

  我偷偷给娜娜打了个电话请病假,谎称挂号中。

  

  上了街,苏瑶真的拉我找店铺配钥匙,我本来还抱有一线希望,以为她是吓唬我开玩笑,但看她这个认真劲,我敢肯定自己是惹了麻烦了。

  

 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?逮不着狐狸惹得一身臊,更何况这丫头现在像狐狸精似的,把我玩弄于股掌之间。 被她拗得没办法,又不好在大街上闹,只好和苏瑶反着用劲,尽量拖延时间,好让我仔细想想,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了。

  

  很快,苏瑶就觉察到我不情愿的状态。忽然停下脚步,扭头看我,似笑非笑:“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,和我去配钥匙。”

  

  “你过分了啊,听说过男的逼女的卖y,没听过女的逼男的同居的。”

  

  “这可是你说的。”苏瑶的脸一冷,松开我的手,往前走了几步,站定,转身,指着自己身边:“沈知贤,我数到三,你马上到我这里来,然后乖乖和我去配钥匙,否则…”

  

  我哼了一声:“威胁我?你以为我怕?怕威胁我就不叫沈知贤!”

  

  “耍流氓!”她冷不丁来了一句,然后直直看着我,“我下一声就竭尽全力的喊了,后果自负!” 就这么一声,已经引来周围几双眼睛的侧目。我绝对不敢怠慢,三步并作一步,噌一下就到了末末身边。

  

  在大街上,千万别出事,所谓不敢高声语,恐惊街上人。中国这地方,你就是在大街上突然蹲下系鞋带,旁边都能围上几个好奇看热闹。

  

  跟在苏瑶身后,我愁眉苦脸地啰唆:“到底什么事?你非要住我那儿?”

  

  “你还真爱打听八卦,你管我的事干嘛?”苏瑶瞪我一眼。

  

  “这是你的事吗?你要住我家,总得给我个理由吧?”我不甘心继续追问。

  

  苏瑶无奈叹气,“算我租的好了吧?我给你房租,一个月二百够不够?不够再加五十。”

  

  这个数字真吉利,沉默了一下,“苏瑶,你就是给我两千也不行,你不能让我每天睡沙发!”我一鸣惊人,这问题如此尖锐,而且一语双关。

  

  要么你就别住,要住就睡一张床,我的地盘我做主。

  

  苏瑶减缓速度,扭头愣愣地看了我一眼,忽然一副恍然的表情说道:“你不说我还真想不起来,我怎么能让你睡沙发呢。”

  

  我乐了,今天的天空真是和我的心情一样,阳光明媚,万里无云。

  

  “我昨晚都看了,不是还有一间房空着吗?我们俩配完钥匙,去商场给你买个床垫,就放书房,好不好?你发什么呆啊?你睡另一间,我睡你卧室。”

  

  苏瑶喜滋滋地看着我,用手袋轻轻打我一下:“说话啊?沈知贤睡客房一次,沈知贤睡客房两次,沈知贤睡客房三次,成交,走吧。”

  

  我垂头丧气地跟着她配了一把我家的门钥匙,又被拉到商场买床垫。 某一个瞬间,我有点恍然,她是见到我就打定了某个主意,然后用一系列手段来考验我,现在我因为一时心软,经受住了考验,她就理直气壮地入住我家,就好像是我给她这么一个机会似的。

  

  拿我当白痴?是个男人都知道,我答应配钥匙是抱着什么心态和意图,咱们走着瞧。

  

  在商场转着,我手机响了,苏瑶看了我一眼,挺善解人意地走远几步。有时候这妞还真是挺招人喜欢。

  

  看了来电显示,是四眼这厮。

  

  四眼这通电话打来是抱怨的,责备我昨晚领个女人回去也不提前通知一声,让他躲在房间里不敢吭声,生怕坏了我的好事。要不是早上我们出去得早,四眼铁定要冲出来跑去上班。

  

  就说那时候怎么有点奇怪的感觉,原来是完全忘了四眼的存在,我当真是个重色轻友的人。

  

  我把苏瑶要住进来的事告诉了四眼,他哦了一声,接着咆哮:“那我住哪?”

  

  我说:“当然原地不动,她还不知道你的存在,现在又是配钥匙买床垫。反正你早出晚归的,没多大影响,有事会提前商量。”

  

  挂了电话,我重新整理思绪分析了下整件事的前因后果。

  

  苏瑶家里条件优越,不会因为没地方住而无缘无故跑到另一个男人家里。朱露丝的参与是苏瑶直接指使,到底是在试探我还是有其他原因,可又为什么试探我呢?

  

  那次在ktv唱首歌都能把自己唱哭,十有八九在感情上出现了严重破裂,要么被甩,要么被骗。所以才对男人有所戒备和试探,但她找上我又是个什么逻辑?

  

  难道自己正好一头撞在苏瑶感情的真空期?我发现有点看不透,总感觉要出什么事。

  

  然后娜娜也来了个电话,嚷嚷着实在不够人手,还知道我在装病,催促我赶紧回店里帮忙。我和苏瑶打了招呼,把她一个人扔在街上,自己先跑了。

  

  

下班后,路上给苏瑶打电话,问她在哪。

  

  “在我们家呢!”她的声音很兴奋,而且一点也不客气。

  

  我们家?

  

  刚出了电梯,苏瑶已经开了门,一脸香水有毒的笑容看着我,做着可爱的表情冲我招手。

  

  “你这是……”我迟疑地走过去,总觉得面前的苏瑶笑里藏刀。

  

  “进来看呀!”苏瑶用最嗲的声音说着,然后挤挤眼睛。进了家门,她直接拽着我奔去卧室。

  

  我傻眼了,卧室已经被苏瑶点缀装饰得焕然一新,各种花、饰物、挂件,还有新床垫已经整齐的摆放在靠窗户的位置,上面铺了天蓝色的床单被套,被套上面,还有许多好多小天使。

  

  苏瑶似乎很得意,仰着下巴看我:“这家里所有的装饰,就算我第一个月房租了。”

  

  我还是懂行的,别的装饰品不说,就这床垫,起码两千以上。心里不免打鼓,越来越怀疑,看着满屋子奢华用品,我倒有点庆幸当初没有和她相亲成功。

  

  否则她很可能到现在还赖着我,那么下场就是我把她从女人变成了少妇女,她把我从男人变成穷人。

  

  “满意吗?”苏瑶问我。

  

  “嗯嗯,满意满意。”我还能说什么?

  

  “我还怕你会埋怨把你家弄成这样。”

  

  “不会,多好看,不用装饰就能开化装舞会。”我还敢埋怨?几千块钱啊。

  

  “狗嘴吐不出象牙!”苏瑶骂着我,转身,又开始收拾起来。

  

  我左右看了看,犹豫了一下,走到她身边说:“今晚我有点事情,你要是真打算住我这里的话,就先睡,我可能很晚回来。”

  

  话没说完,已经被堵了回来:“什么事情?有约会?”

  

  “不是,店里的老板娘请客犒劳我们员工。”我话刚说完就觉得不妥。

  

  “真的?我也去,我也去不行吗?”我怎么这么鲁莽,就知道苏瑶是个急性子。

  

  我们两个在家里收拾整理中,娜娜的电话就来了。 我有点恨她,因为她来电话的时机,正好是我终于把苏瑶劝得和我一起躺在新床垫上,感受高级床垫的时候。

  

  而且,我已经伸了胳膊,苏瑶也笑眯眯地跟我打情骂俏,这时候,tmd的手机响了。

  

  我都将罪恶魔爪伸出去了,电话一响,苏瑶马上一个翻身起来,坏笑着看我:“接电话,没准是情人呢。”

  

  苏瑶真是料事如神,我起身接电话:“情人,有事?”

  

  “tmd,找抽?”娜娜明显在电话那边愣了会,继而和我对怒道。

  

  “为什么偏偏这个时候来电话呢?”我很郁闷,很想咬人,没有这个电话,说不定我和苏瑶已经滚床单了。

  

  “呆会过来顺路买瓶烧烤汁。”娜娜吩咐道。

  

  “烧烤?”

  

  “天气冷,烧烤不正合适?要是你有朋友空闲,也可以带过来热闹一下。”

  

  “娜娜,我这边正好要带两个拖油瓶。”我拿着手机,心虚看了看苏瑶。

  

  “女的?”

  

  “一个兄弟,一个女的。”

  

  “女友?情友?网友?”娜娜好像有点神经。

  

  我赶紧挂了电话,苏瑶听说还有个男人住这屋子的时候,眼睛不可思议瞪得老大,怒道:“还有个男人住那间客房?”

  

  解释了许久,我说把四眼当成早出晚归的透明人就好。看她这样的反应,本以为苏瑶会高呼一声本小姐不住了,然后走人。

  

  可她并没有,说没有关系。我想,难道苏瑶真的赖上我、喜欢上自己了?

  

  我和四眼坐在她的车上,忧心忡忡的看着苏瑶一举一动,有种预感,这一切似乎都是装出来的。但她一直没有明说,可我知道人的眼神藏不住悲伤。

  

  下了车,苏瑶和四眼走进三味书屋里四处张望,一脸惊喜,说以前怎么没发现这么舒服又有个性的主题咖啡厅。

  

  当她看到娜娜并且知道是我的老板娘后,偷偷和我咬耳朵,说有个漂亮的老板娘天天赏心悦目,多好的一份工作。

  

  我和苏瑶说,我们真的有一腿。

  

  苏瑶瞪着眼睛看着我说,你就吹吧。

  

  两大美女不用多介绍已经是自来熟,谈得甚是亲密。娜娜从苏瑶嘴中知道我们两个是相亲认识之后,惊诧了一会,埋汰我说,这是八辈子修来的福气,得好好珍惜,你看,多好看一个姑娘。以后生出来的孩子,基因得多强大,不行,不能像你,像你就惨了。

订阅VIP章节 您的账户余额: 最青春币 | 充值 关闭
《狂野的青春》 3 最青春币/千字(包月会员八折优惠)
  • 第24章 合租?

    4123 字/ 最青春币 (折后)

    余额不足
  • 还有 章可购买

    最青春币

    (请注意:不含未发布章节)

    余额不足
  • 当您阅读到本书付费章节时
    将直接购买不再提示

    开启自动订阅
订阅VIP章节 您的账户余额: 最青春币 | 充值 关闭
《狂野的青春》 3 最青春币/千字(包月会员八折优惠)
您的账户中余额不足,是否充值后再来支持作者?: 去充值>>
如果已完成充值: 请点此加载

本章价格: 最青春币(折后)
还有 章可购买 约 最青春币(请注意:不含未发布章节)

《狂野的青春》读者互动
  • 推荐投票

  • 打赏

这本书写的实在是太棒了,我决定投推荐票支持一下 您剩余推荐票 0
温馨提示:每张推荐票可获得2积分。(投票/打赏以后,需要几分钟时间才能显示出来)
这本书写的实在是太棒了,值得打赏来支持一下。 您剩余 最青春币
确认投票
温馨提示:每张推荐票可获得2积分。(投票/打赏以后,需要几分钟时间才能显示出来)

快看登录免费注册

自动登录忘记密码

无需注册,即可登录